记录王总和隔壁易总的一些二三事

早就写好了刚才想起来放的一辆车的预览。

…高亮,车展。
…写这个的人也不知道啥时候正式开车。
…说好的和服,andABO。


->>>

高考结束步入大学的第一个夏末,一向品学兼优的老干部易烊千玺,难难得得做了一场春梦。

是在一家夜店里,看见一个人。

那人游离于缀满红色光束的舞池中央,过大的和服套在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看得人心痒痒。
这套和服底布是深红,层层叠叠的衣袖又铺设了其他的颜色,或粉或白,衣摆上是一片片纷落的花瓣纹绣,以黑色描摹,是桃花不会有错。

“你在看我?”
他忽而近在眼前,近得仿佛伊人在怀,温润饱满的两片唇瓣半张半阖,俯首就能亲到的距离。

太真实了。

梦醒时分,依然荡漾着那一股子粉色气息,环绕在周身,甜腻得很。
包括…下体的某个部分。

“要命…”
红着脸慌慌忙忙套上裤衩跑进厕所,以至于大学的第一天就迟到。

说起来,是真的有这么一个桃花源存在的。

对于这家夜店的印象,除了很吵,其他内容就是关于这个人了吧。
高二的时候,正处少年的叛逆期,有时候还是会对一尘不变的学习有所反感,不免想向外攀枝,正如人总是要爬墙的,只为遇见墙外的红杏。节外生枝,伊始。

而karry,就是他的红杏佳人。

起初听说他,只是因为这家夜店就开设在学校周旁的街道,只要出了校门在T字路口转个弯就能到,传言是个gay吧,很多男生出于玩心就会偷偷地去,然后把消息捎回班级里。

“也是有美人儿的嘛。”
“还是个omega…”

易烊千玺充耳不闻的第七七四十九天,还是忍受不住那涌动着的雄雄好奇心。

然后,对那个台上拥有曼妙舞姿的人一见钟情。

再然后,就做了人生第一场春梦。

“哥们儿,愣啥呢。放学去桃源玩玩不?”
王源的脸在面前骤然放大,把易烊千玺脑子里对xxoo的幻想立刻拍散。

“不去不去…刚进大学,得四处看看…”

“今天karry的班子,不去?Are you sure?”


去!!!!!!!
神你妈的校园,哪有karry好看啊。

夜店开得很隐晦,但却有不少人知道这个地儿,也有人偷偷摸摸冒着新生逃课被发现的风险长途跋涉换了两班车过来。

“你说那老头到底有没有看到啊?”

“不知道…没吧。”

“他那么牛逼,把一整天的课都包了?”

“今天不上课啊,主任过来交代事情的吧。”

“…哎哟真厉害。karry啷个还没来,源哥快喝吐了。”

“你别喝酒了,给。喝这个。”

“这啥啊。”

“奶。”

“…你妹。”

王源是易烊千玺初中认识的同学,两人从初中直升了学校附属的高中以外,还有同升一所大学的革命友谊。只不过,那会儿性别成熟的时候,王源是个beta,而易烊千玺却是个实打实的alpha。

两人的无聊谈天止于台上红色人影的出现。
许久未见的人,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易烊千玺总觉得他是在有意无意地冲这个不起眼的方向传达目光,桃眸里若有若无的狡黠,晃着人心。

“想不想去后台看看?”
音乐了,王源歪着头向他摇晃酒杯。

“不太好吧。”
哪是不太好,那是太好了吧。易烊千玺眉头微蹙,心里狂喜。

“搞啥子啊,哥今天仗义了啊,你去,我打掩护,记得拍几张照来看…”

王源唧唧歪歪准备说长篇书,一转头哪见易烊千玺人影,人早已经跑远了哩。套路我,妈卖批!

易烊千玺以4分30秒1000米的成绩,取胜。

他一晃眼跑出了个几十米,而后开始慢下步子,认认真真地打量周围的环境。

后台设立一间间独立的休息室,看得出来对于abo的区分十分看重,也不会有任何店员瞎搞毁坏店面的事情传播肆虐。

这会儿是什么缘故,什么人都没有,易烊千玺纳闷,边搜寻omega的区域。

甜稠的奶香蜿蜒淌进鼻腔,心神不可控制地一滞。

“啊…”

循声而去,那一间房门半掩,浓郁的奶香味儿不断从里往外冒,还夹着几分别样的呛鼻烟草味儿。

易烊千玺蹑手蹑脚地踏过去,扇动着琥珀眸子透过门的罅隙向里打量。

“不要,不要…”

“宝贝儿…”

什么玩意儿,exm。

秃顶的大叔and他滴karry???
易烊千玺要闹了。

易烊千玺觉得很愤怒,易烊千玺觉得很光火,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宇宙最凶,老子的人你他妈随随便便就给动了?滚犊子吧。

然后易烊千玺很愤怒很光火超级凶地把那满身油满脸膘的死大叔alpha给踹倒了。

发情的o没了a的支撑沿墙缓慢滑落在地,和服还没褪下,本就松垮垮,现已敞开大半耷拉在肩,袒露白花花的躯体,长腿躯起。感受到易烊千玺在揍人时下意识放出的玫瑰信息素,越加软糯地向他张开怀抱。

“嗯…啊……帮、帮我…”

这会儿谁再不上,谁就不是a我和你说。

评论 ( 9 )
热度 ( 40 )
  1. 爱凯凯的小兜兜王总的私人秘书 转载了此文字

© 王总的私人秘书 | Powered by LOFTER